废青随笔

我总是在无意识的咬紧牙关,在室友口中的真相得知我的确是个会在夜晚磨牙的人。但是我却从来没听过磨牙的声音。

逐渐长大,发现周围一些人总是用“有没有房,有没有车” 来判断人。这令我想起初中第一次看《小王子》里大人判断事物价值的情节了。 嘛,虽然我二者皆无,但是也没有感觉到那里不妥,生活还是要照常。有钱固然是好事,投资当然也是明智之举。有钱的话谁不想选择更好的生活。很清楚自己的起点从一开始就比别人低,也意识到无论如何往上爬也无法到达他人的起点。所以我对很多大件的事物没有追求。

最近一直循环着某首歌的歌词“那已经过去多少年” 。

设备:一般手机

腐女的音乐臆想

-施工中-
👷‍♀️🚧
想分享关于可以套用在CP间的歌曲
嗯……有人想看👀吗?

废青随笔

很多时候,事情的发生是毫无征兆的。与其说是毫无征兆,不如说是明知有这样的预想,只是不知道预想与实际的差别。

刷牙也好、漱口水也好、牙线也好、洗牙也好。比一般人都要注意牙齿的清洁,也经常检查牙齿。但是,牙根坏死还是无法避免,不是撞击,不是........
基因是个神奇的物质,遗传因素的决定性总是主要的。家族的牙齿总是很容易出问题,为了证明我也是家族中的一员,我的牙齿从有意识开始就经常看见不同也不认识的牙医.....甚至有些偶尔不刷牙,换完牙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牙医的人。

虽然不是那行人,但是基因编辑的路程还有很远吧……普及基本上十年以内没办法做到。人类是伟大的,同时又是不屑一击的。矛盾的人体矛盾...

email对我来说很重要……即便是广告都不会放过点开来看。有了智能手机之后一天查看email的次数也相对变多了,希望不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当然一方面希望能收到重要的信息,但是事实总是事与愿违……随着各种聊天应用的发展,很多人抛弃了email,可有可无般的存在。对我来说,虽然平时也很少收发email,但是没有email对我来说却是个很大的打击,就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抛弃会很难受吧……

 10

中秋节赞美月是定番啦!
自从P站被墙我就再没有登上去了……这是我仅有的存货了
P站无权

脖子宽度的考察

*同人短篇*                

*L视角*

   月一进房间就惊讶于只有一张床,手指着床的方向望向我。

“已经扣住手铐,而且房间不是也装上摄像头了吗,有必要睡在同一张床上?”

“从监禁结果看来并不能完全洗脱月君是Kira的嫌疑,正如我说会继续监视你,这就是24小时共同行动的目的”

  他不可能会接纳我。

 “但是这样也太奇怪了吧,就连双间床也不行?!”...

1、

这个地方不像城市那样繁华
这个地方不像小镇那样恬静
曾经认识邻居的已个个搬走
曾经认识的邻居但我已搬走
曾经认识的邻居已不再认识
同样的地方建了又拆拆了又建
发光的街道也不如老旧的农庄
怀恋曾经车站矮矮的天花板
以及等车时随手跳上铁栏坐着
怀恋曾经拿面包干去千色园喂鸭
以及在祈福湖买薄荷味的雪碧

身处同样位置望见同样的景色
树木依然屹立在此
我依然看见午后的天空
这是多年前的习惯
再一次留意时已过去久远

礼物与啤酒

*力求不OOC的原著向的无CP向的小短篇(其实确实有一点点倾向)*

*夜神月中心向*


夜神月的二十岁成年生日,2月28日,这一天照常来临。并不会因为踏入二十代而感到喜悦,也不会像个小孩子那样因为逃避成年而感到悲伤。

傍晚,家人和警察局几个关系和父亲较亲近的同事为自己举办生日晚餐,召集这个活动的是松田,很容易理解这个人很喜欢热闹的场面。今天来的时候看见他特地带上单反相机过来,说是普通的相机没办法记录这珍贵的一天。

父母送的成年礼物毫无惊喜的是定制的西装今天送到,之前母亲就带我去市区的在职人士常常出入的较高级的店里让店员量好并记录必要的数据。父亲想着明年就毕业了所以就干脆送一套体面...

 
© Asahi14 | Powered by LOFTER